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  • 行业:塑料建材
  • 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
  • 电话:021-63525587
  • 传真:021-63500047
  • 联系人:何静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493333开马

刘强东“一别”8个月京东这半年成绩单如何?

  发布于 2019-07-10   阅读()  

  西藏被很多人视作“净土”,有人去那里避世,有人去那里修心,有人去那里求好运。

  近日,麻烦缠身的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刘强东现身西藏,一时间让大家议论纷纷。

  自明州事件以来,除了去年10月刘强东与妻子章泽天共同出现在英国皇室婚礼现场,此后的时间里,刘强东一直没有露面,京东的重要活动大都是各业务线店庆期间也未发声。

  没有刘强东参与的京东618好像冷清不少。告别“异常艰难”的2018,2019也已经过半,京东先后拿出三份成绩单,上面的数字仿佛在宣告,京东仍未走出阴霾。

  今年2月末,京东发布2018财报。这更像是给过去京东狂奔多年的问题做个总结:一是京东营收增速已经连续6个季度放缓,不断刷出新低,2018年第四季度更是降低至22.4%,明显低于线%的增速;二是京东活跃用户同比仅增长4%,几乎处于停滞状态;三是运营成本不断提高,去年第四季度,京东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持续运营业务净亏损为48亿元(约合7亿美元),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9亿元扩大433.3%。

  这些隐忧背后,是电商行业的总体增速放缓,以及京东面临的竞争压力加大。京东商城轮值CEO徐雷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中表示:“对老用户的经营和留存以及对新用户的发展,将是京东2019年工作的重点。”

  刘强东也为京东规划了“三大核心战役”:低线市场与社区场景、数据与数字化升级、技术服务的突破。扩充新的拉新渠道以及优化用户质量,将是京东未来营收增长的关键驱动因素。

  2019年伊始,京东内部开始了频繁的人事调整。短短两个月内,共有三名CXO级别高管宣布因为“个人和家庭原因”离职。而就在外界对京东一系列“被离职”事件议论纷纷时,刘强东决定取消基层快递员的底薪,下调公积金缴存比例,同时大幅提高揽件数量在快递员绩效考核中的权重。

  在一片动荡之中,5月中旬,京东公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。这份成绩单乍一看还算亮眼:净收入1211亿元,高于市场预期的1200亿元;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73亿元,比去年同期的15亿元增加380%。

  但是细究之下,京东的老问题仍未改观:活跃用户数一直在3亿左右徘徊,只能算勉强止跌,至今没有恢复到去年二季度的水平。相比而言,天猫、苏宁、拼多多的用户数量都在蹭蹭往上涨。

  京东的收入增速也在继续放缓,一季度再创新低,落后于全国行业平均水平。当季京东实物商品销售收入为1086.51亿元,同比增长18.75%。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一季度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17772亿元,增长21.0%。京东再次没能跑过“大盘”。

  而且,在这次财报中,京东甚至一改之前惯例没有公布GMV数据。这意味着,京东高速增长的故事已经难以延续。

  为了缓解外界的焦虑,京东在财报中放出的“杀手锏”是宣布和腾讯续签为期三年的战略合作。但是为了抱紧腾讯的大腿,京东付出了超过10亿美元的代价:京东需要在未来三年支付8亿美元购买腾讯的流量、广告等服务。同时,京东还要在未来三年向腾讯增发至少2.5亿美元的A类股票。

  从各个维度审视京东第一季度财报,我们不难发现京东的危机并未过去。国际化战略受挫、线下新零售版图扩张受阻、用户增长压力这一系列的问题,京东仍未给出明确的策略去应对。

  时间进入6月,一年一度年终大促。京东高管放出豪言,一定要拿下这个“主场”之战。

  以往京东的惯例是,“618”预热一般从5月底的“京东老员工家宴”开始,刘强东与章泽天、老员工福利等话题都能为京东活动造势。今年取而代之的是,刘强东退居幕后,章泽天销声匿迹,京东零售集团轮值CEO徐雷在发布会上发表了演讲。

  对京东来说,今年“618”压力格外大,外有老对手天猫、苏宁的防御,新势力拼多多虎视眈眈,内有创始人危机、人事动荡等负面舆论不断,它今年看起来更像是在完成规定动作,主场地位已经不太明显。

  根据京东公布的“618”战报,2019年6月1日到18日,京东累计下单金额达2015亿元,同比增长26.57%,销量增速创历史新低。

  此次京东想用下沉市场和新品发布来缓解流量衰竭的尴尬,这对京东来说算是“新业务”,无从衡量成效。不过,服务满意度这点可以说是不合格的。今年用户对于京东服务的投诉开始多了起来,涉及物流、价格、商品质量等方方面面。

  尤其是在物流方面,在天猫、苏宁的物流时效越来越快的情况下,京东的物流时效却慢了下来,由此引发大量用户投诉、吐槽。

  打个比喻,京东原来是个偏科的学生,但靠着特别好的功课拉分,在一段时间内成绩还不错。可是其他同学却在默默地攻克弱势科目。后来,考试规则变了,京东的偏科劣势被放大,此时想要去“补课”,但是时间短任务重,一时有些手忙脚乱,不但没能全面发展,反而原本擅长的功课也不行了。

  说回到这一切的“始作俑者”刘强东,三番两次地现身又回归沉寂,对于复出,他内心恐怕是既期待又恐惧的。

  今年5月份,有网友在西藏大昭寺偶遇流年不利的范冰冰,并晒出一组照片。照片中,范冰冰坐在一众僧人身后,双手合十微闭双眼,表情十分严肃、虔诚。

  一个月后,刘强东现身西藏,在电视新闻报道中,镜头前的刘强东举手投足一如以往,和西藏当地领导侃侃而谈。两个不同领域的“大网红”,在走到人生低谷之时,不约而同选择一个远离喧嚣的圣地露面,期待着事情好转。他们真的能求到那份好运吗?

  Ducon与Sterling&Wilson达成协议竞购印度的大型FGD项目

  Fintech初创公司Recko从Prime Venture Partners获得7亿卢比的种子基金

  东方企业家 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界限网络及/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。未经许可,禁止进行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。6hwcom静心阁